衔云砚

以pm和魔卡仙踪为主的同人文创作,可能会涉及小原创和其它动漫的同人文,偶尔会发些渣绘。
昵称:衔云/云砚/阿云,请多关照。
欢迎各位来戳来交流,百度ID:衔云砚/睡在栏杆上的猫

【旅行文】失约者(脑洞存放)

引子


青翠的草坪中间蔓延出了无数条被整齐规划处的小路,我小心地行进着,让踏出每一步的脚都恰到好处地摆放在小径上,从而避免碰撞到被路隔开在两旁的耸立着的石碑。晨曦跟在我后面,我的大狼犬,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想来还不知道我千里迢迢再次回到家乡的故土上时为何会选择先来这里。


墓园,逝者安息的场所。


我用手轻轻摩擦了一下那块石碑,一尘不染,看来姐姐时常来这里看望她。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想起那一天接起电话时靠着听觉辨析出的哭腔,那饱含痛苦的情感折射出了她的心境……“我感觉我失去了全部。”她当时是这么对我说的。


“呜……”


细微的呜咽声在我耳边穿行而过,我回过神,发现跟在...

沉迷晃晃斑,图自绘
三只晃晃斑的基本设定:
银枪(海盗晃晃斑)♀
苏(画家晃晃斑)♂
北溟(混混晃晃斑)♀

有点……想给他们码段子!

【PM长篇】时间洪流⑨

当破晓的光芒穿过穹顶,玉绒一行人就辞别了风伴再次踏上了旅程。一改昨日的状态,今天玉绒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竭力忍住打哈欠的欲望向风伴至辞道别,夙礼反而精神十足,在一旁看着玉绒的模样捂着嘴偷笑。直到灰鼠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作罢得将双手背后吹起不成调子的口哨。


见他依旧那般嬉皮笑脸的模样,玉绒只能叹了口气,默默收回目光转向他处——一旁阳光烈焰正和要为他饯行而特意起了大早的森舒告别。小巧的猫头鹰般的精灵紧紧抱着坐骑小羊的前腿,竟然因为要与他分别而泪眼婆娑。


最后,似乎是见自己终究无法挽留挚爱的哥哥,森舒沮丧地垂下怀抱着对方的双翅,遂急速地转身胡乱地用翅膀摸着眼角的泪...

【pm短篇】含苞

给蝉吧吧刊的投稿,吧刊出来后可以放出了,其实因为急着赶稿内容很水,而且我对玛奥一行人的了解不太多,有ooc,正在考虑修改。

——————

引子


温暖的阳光化为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庞,在这般舒适的环境下却又夹杂着什么异样,好像除了阳光以外又有别的什么东西时不时落在我的身上,带给我一种间断的瘙痒感。是草叶吗?我在朦胧的睡意里模糊地思考着。这种异样迫使我从打盹的状态苏醒,缓缓睁开饱含困意的双眼,我不顾形象地打了个哈欠,看向四周——不是草叶,虽然我缩在稀疏的草丛里,但正因为它们稀疏所以离我的脸的距离远着呢。


这样的话,我用自己的手、或者说是镰刀抹...

【PM长篇】时间洪流⑧

超长预警

——————

大剑鬼公会的二楼休息处人影稀少,为数不多的几支探险队在安置于楼梯口旁边的公会委托板前小声嘀咕商量着他们仅有的几个选项,妙喵千森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里,随后轻轻啜饮了一口手中的热茶,在甘醇的香气中似是有些陶醉地闭上眼,舒服地在石椅上蜷缩成一个球,喉间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前辈,吾等这样是不是太过悠哉了。”坐在千森旁边的功夫鼬孚羽也手捧一杯和对方一样的热茶,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品尝的打算,只是犹犹豫豫的看着有些泛绿的茶汤,眉间微皱。他又抬起头扫了一眼二楼放置的公会委托板,上面黏贴着的那张仅能被大师级探险队接取的委托已经被千森撕了下来,现在那张绘着奇诺栗鼠、...

【PM长篇】时间洪流·七

【因为之前贴吧有和谐,所以“麻痹”一词做了点处理】


黎明时间的森林,微凉清新的空气带着鸟鸣与风吟的喧嚣充斥在整片天地之间,似是一切事物骚动的始端,本有的那一方寂静被硬生生地冲破、转眼间便消散的一干二净了。


而就在这喧哗之中,一道黑影猛然从空中扎入森林,仿佛是来加入这场热闹聚会的应邀者,她带着阵阵破风的呼啸声在枝与干的间隙中穿梭,四肢中间延展开来的滑翔翼借着风力稳稳地托起她的身体,她遂而旋转,稳健的身姿完全没有减速地做了一个华丽的转弯绕开交错的树桠。她以脚尖轻点枝头,但是骤然停下的力量还是硬生生将木枝压下些许,后又弹开,溅落点点细雪,如银辉构成的帘幕消失于地面同样洁白...

感觉时间安排上还是不够合理,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码中篇了,而且在人称转换这边稍稍除了一点问题想要再修行一下……《愿》的计划恐怕又要鸽一阵子,没法按计划的时间去完成它了呢。等我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时再好好填上它吧。感觉自己心急了之后计划反而更乱了,强扭的瓜毕竟不甜呀(笑)。

《时间洪流》这边已经要突破15万字了,虽然更新缓慢但是如此持之以恒的进行更新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虽然坑好像越来越大但希望能让它完结。

偶尔也想空出一段时光写写短篇呢。

【中篇】愿·第一天

【依旧是发上来做存稿,想等全部完结再看请耐心等待,以及看了一下觉得阅读顺序可能需要调整,之前的【间奏】将放在这篇的后面,以及之后所有第一天的内容都会放在这里了,直到全部完结会重新发布。】

第一天

 

01

 

耀眼的白光被昏暗所代替。四周仍然是熟悉的岩壁,因为被水滋润而显得光滑。

 

从洞穴上面的口中投下一缕晨光,悠悠的洒向地面,洒向突兀的闯进基拉祈视线中的那个陌生人身上。

 

那个人拿着能发光的物体,将光线抛洒在墙壁上,那里是由许多看似杂乱无章的刻痕所组成的图案——那是一颗巨大的星,星的里面包囊着一些像是人的简笔图案,那些人都双手合十...

【PM中篇】愿⑤(修改)

前文整合:http://2689936335.lofter.com/post/1d16c1ff_a92eb69


【前言:许久没动笔再重拾可能文风会有些转变,我在努力调整。注:如果想看完整版可以等到我全部写完,会在贴吧和lofter上放出统一版本,现在这个版本想法还不定orz,我的脑子里有好多种可能版本,可能最后会拿一种最喜欢的做最终版,当然如果懒得话orz……顺带修改是觉得上一个⑤版本描写有点敷衍不充足,顺序也不太好。在此谢谢大家能观看我的文,非常感谢。】


【间奏】

  

那是多少次轮回往复前,亦如今日迷蒙地努力想要睁开双眼,与此同时伴随着的是噼里啪啦的响声与不知是何种生物低沉...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六)

冰雪龙阿潮咬着篮子低头从被雪压得下斜的枝条,又小心抬脚越过树的浮根,冰雪覆盖的道路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森林里错综复杂的道路却让她有些晕头转向。她仅仅因为去探访玉绒先生而来过森林几次,然而这里曲折繁杂的地形让前几次深入这里的经验化为了虚无,阿潮一路跌跌撞撞地行走,总算是摸索着踏上了正确的道路——逐渐宽广的道路接收了轻柔的月光,白雪之上镀着闪亮的银色光辉。阿潮谨慎的心态随着月光披洒在自己的身体与梦幻般的耳翅上而有所放松,她昂起头看着隐蔽在交错枝桠身后的月亮,不知为何有种别样的亲近感。


不过时间不由她多停留,所以阿潮还是踏起步子渐渐加速起来,很快,宽广的道路将她引领向了一个较...

©衔云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