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云砚

以pm和魔卡仙踪为主的同人文创作,可能会涉及小原创和其它动漫的同人文,偶尔会发些渣绘。
昵称:衔云/云砚/阿云,请多关照。
欢迎各位来戳来交流,百度ID:衔云砚/睡在栏杆上的猫

【DN相关】关于一封无聊信件的内容(文)

亲爱的达安德斯:


很高兴你能读到这封信。


关于你在莲花沼泽镇的生活我便不多过问了,我知道你更喜欢阳光明媚的天气和干燥的环境,所以别具一格、有着昏黄天空和潮湿气息的沼泽独特的魅力你应该是无心欣赏的了。但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在抱怨环境太过潮湿自己要发霉的时候不要过分用力地跺脚,泥巴和水渍溅在裤脚上清洗起来还是蛮麻烦的。当然,黑暗复仇者或许很擅长用自己的火焰烤干衣服而不让它们烧起来,至少我还没见过你自燃的时候。


翻阅了你的来信后,我大概能感受到你对我提到的那个梦境很感兴趣。如果非要我说的话,那是个足够长的梦,它包含了我从未来穿梭到这里直至现在的所有...

复健随笔①

好久没写东西想写些片段性的短文复健,结果果不其然都是话痨连篇,因为没有设定剧情之类的所以也就真的没有剧情了【什么】,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采用了一个自己一个比较喜欢的方式——通过随机抽取精灵编号来决定人物的精灵,如果这篇文继续下去的话,可能会将大部分主要人物的精灵按照这个方式来决定。其实还是相当喜欢自己设想的这两个人的,虽然本篇表述的性格不多,以后要是写的话,可能会设定基本的框架,写一个自己爽的短篇【什么】

——————

炽热的盛夏,神奥的机场人来人往更加加剧了这一酷暑的印象,人们早就顺应天气更换了身上的衣物,在一个个身穿绚烂短裙或者衬衫的乘客往来不息,按着程序鱼贯而行时,那个本应和所有人一...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十一

“他天生便是异色瞳,一半为紫一半为蓝,或许这是上天的旨意,告诉我们他不应该只局限于【空间】的研究,老爷。”


熟悉的声音,是母亲吗?夙礼恍惚之中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副山水画,墨汁在上面流畅地划出,晕染出的痕迹勾勒出了高山流水,一叶孤舟慢悠悠地从中穿过。他对这种风格的画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当时买来装点这单调的卧室,然而其实他心中不乏有对那高山长河的幻想,或许就在刚刚,他便已经神游到了那里。


“我知道,夫人。可【时间】的领域是夜家的专长,要想深入的研究,我们需要夜家人的帮助。”严肃而又古板的声音平淡没有起伏,仿佛时钟上的指针只按规定好的节奏作响,“所以我才决定...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十

其实一直在贴吧更新,整合好一章才会放到lof上,不过写完十一才想起来十还没放上来QWQ

——————

十·逆流


伴随着双斧战龙低沉的尾音湮灭后是脚踩雪地的清晰声响,玉绒急忙撤离原地回避掉对方狠厉的一击,雪花飞溅却在转瞬就被龙系技能散发的能量蒸发殆尽。灰鼠下咽了一口,略微紧张地紧盯着对方的动作,他明白只要自己没有躲闪或者防御住对方的进攻,就一定会身受重创。双斧战龙没给他多大的喘息空间便又是一阵猛烈的进攻,然而玉绒的速度还是占了上风,几次【龙爪】的侵袭都被他巧妙地躲开,灵巧的灰鼠仿佛这白银雪地上的一道影子,灵敏而又难以捕捉。


“...

【PM中篇】愿·第一天02-04

前情

——————

第一天

02


今天或许是收获最为丰富的一天,以至于在我写下这篇笔记的时候,通过我依旧在颤动不已的手指书写下的有些歪斜了的字迹暴露了我内心难以言语的激动——我真的发现了基拉祈!在这次近乎要丧命的危险旅途的收尾处,这振奋人心的消息狠狠地击打了我的神经末梢,让我好不容易从塌陷中坠落下来的恐惧变为了使大脑一片空白的喜悦。


被紧咬在上下牙之间的手电筒随着我左右摇头的动作微微晃动着,紧接着又随着我的脑袋向上扬起猛地将光辉落在了眼前那宏伟的石柱上,虽然视野昏暗,但我还是能通过跃动着的光粒子束看见那岩柱上随着岩石层缓缓地剥落而逐渐露...

【PM中篇】愿·第零天-第一天01

整理一下文章,感觉之前脑洞堆放的太乱了。这些存稿已有1w6左右的字数,不知道10w字能不能刹住车……在考虑是接着存到完结还是以连载方式进行了_(:зゝ∠)_,不过连载的话双坑兼顾还是蛮困难的……而且在考虑修改本篇,虽然感觉已经要放飞自我了。

————————

引子


“我是说,维克多,非常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大概再进行几十年的研究也不会有什么进展的吧?”


“嗨,别客气,你也清楚,咱们两个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你有我恰巧能给予帮助的麻烦,我当然会毫不犹豫的全力相助了。况且,我也是受益者。别忘了之前答应我的事,找到了之后也给我看一看,让我看看那家伙的...

【PM中篇】愿·第一天03

第一天

02


今天或许是收获最为丰富的一天,以至于在我写下这篇笔记的时候,通过我依旧在颤动不已的手指书写下的有些歪斜了的字迹暴露了我内心难以言语的激动——我真的发现了基拉祈!在这次近乎要丧命的危险旅途的收尾处,这振奋人心的消息狠狠地击打了我的神经末梢,让我好不容易从塌陷中坠落下来的恐惧变为了使大脑一片空白的喜悦。


被紧咬在上下牙之间的手电筒随着我左右摇头的动作微微晃动着,紧接着又随着我的脑袋向上扬起猛地将光辉落在了眼前那宏伟的石柱上,虽然视野昏暗,但我还是能通过跃动着的光粒子束看见那岩柱上随着岩石层缓缓地剥落而逐渐露出隐藏在这里真容的闪亮结...

【旅行文】失约者(脑洞存放)

引子


青翠的草坪中间蔓延出了无数条被整齐规划处的小路,我小心地行进着,让踏出每一步的脚都恰到好处地摆放在小径上,从而避免碰撞到被路隔开在两旁的耸立着的石碑。晨曦跟在我后面,我的大狼犬,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想来还不知道我千里迢迢再次回到家乡的故土上时为何会选择先来这里。


墓园,逝者安息的场所。


我用手轻轻摩擦了一下那块石碑,一尘不染,看来姐姐时常来这里看望她。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想起那一天接起电话时靠着听觉辨析出的哭腔,那饱含痛苦的情感折射出了她的心境……“我感觉我失去了全部。”她当时是这么对我说的。


“呜……”


细微的呜咽声在我耳边穿行而过,我回过神,发现跟在...

沉迷晃晃斑,图自绘
三只晃晃斑的基本设定:
银枪(海盗晃晃斑)♀
苏(画家晃晃斑)♂
北溟(混混晃晃斑)♀

有点……想给他们码段子!

【PM长篇】时间洪流⑨

当破晓的光芒穿过穹顶,玉绒一行人就辞别了风伴再次踏上了旅程。一改昨日的状态,今天玉绒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竭力忍住打哈欠的欲望向风伴至辞道别,夙礼反而精神十足,在一旁看着玉绒的模样捂着嘴偷笑。直到灰鼠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作罢得将双手背后吹起不成调子的口哨。


见他依旧那般嬉皮笑脸的模样,玉绒只能叹了口气,默默收回目光转向他处——一旁阳光烈焰正和要为他饯行而特意起了大早的森舒告别。小巧的猫头鹰般的精灵紧紧抱着坐骑小羊的前腿,竟然因为要与他分别而泪眼婆娑。


最后,似乎是见自己终究无法挽留挚爱的哥哥,森舒沮丧地垂下怀抱着对方的双翅,遂急速地转身胡乱地用翅膀摸着眼角的泪...

©衔云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