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云砚

这里是云砚,本lof主堆空洞骑士/pm相关,也会堆一些杂七杂八的其他脑洞。欢迎来戳来交流,百度id:睡在栏杆上的猫/衔云砚。

【hk短篇】深渊之礼(The Gift)②

诸位贵安,这里是云砚。首先拖更了好久真得非常抱歉!虽然说是不定期更新但是等打开文档发现已经过去两个月了_(:з」∠)_……但是并没有弃坑所以请放心!感谢对于这个系列的喜爱,我会坚持更完这个系列的。

第二节的内容并没有一次性码完,而且第二节的主角我犹豫了很久最终选定了奎若,但是奎若大大的经历很庞大深邃让我有点不敢轻易动笔,所以决定在慢慢琢磨和构架中分成几小节来完成第二节的内容。

附上第一节链接:① a flower

——————

02. a dream – (1)


奎若时常做这样一段梦,在雾气缭绕的峡谷之中,无数的水母腾升舞动,它们透明的身躯和...

【hk短篇】深渊之礼(The Gift)①

本来是打算写不同npc视角和主角相遇的事情的段子,不过写完虫长者的发现字数好像不能算是段子了……是摸鱼性质的放飞自我短篇合集,第一篇是写虫长者,之后也会去写其他人的视角,不定期更新。

01 - a flower

 

 

虫长老在很远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个影子,因为他的苍白与这个蒙上阴影而沉寂下来的小镇格格不入,像是孩子般大小的旅人在蝴蝶扑簌着的路灯下缓缓前行,似乎是受到安静的氛围影响而特意放慢了脚步一般。小镇鲜有人烟,或者说,在那些穿过大门步入小镇,最后落于井中的各异虫子,他们都没有回来,直到最后只剩下虫长老一个虫,站在小镇的中央,凝视着那吞噬了无数人的深井——在他眼里...

【三题故事大会】寻花

之前参加的神奇宝贝吧的三题活动的作品,搬过来除除草

——————

引子


灼热,我奋力挣扎,感受着盛夏太阳热烈的阳光和近乎被烘干的空气,撑起自己因为快要脱水而呈虚弱状态的身体。风也是滚烫的,被高温的气流触碰到身体的我瑟缩了一下,仿佛这温度能烫伤我一般,我对这样难以忍耐的环境心怀莫名的恐惧。


黑暗,我用双手撑住自己的身体,用尽全身力气去抬那犹如灌铅般沉重的眼皮,纯粹的暗色被撕破成星星点点,在其后是模糊的看不清楚的景象,数种颜色与黑暗相互晕染,构成视觉难以分辨的图像。我伸出手,想要抓住前方那斑斑点点的彩色,然而还在失焦状态的双眼根本无法揣摩我到...

【pm相关】今天也是阳光明媚①

是最近按照二十四节气为原型编造人设的设想中小满的主场,虽然是pm训练师的设定但还没有写到精灵的戏份,大满是来源于看百度小满的介绍时有一句“只是小满,还未大满”,然后鬼使神差把小满后面的节气记成了大满,人家后面是芒种好吗!不过正因为如此,大满也就有了默默无闻、平常不太有存在感的设定了。但是作为谷物成熟了的大满,大满这个人是比已经有了独立性但还尚且是个在尘世中摸索的孩子小满要成熟的多的存在。两个人是追赶,也是同行。


是个暂时只有雏形的脑洞。

——————

在结束了学校生活的三个月后,成为训练师的大满带着自己的卡咪龟在街上遇到了小满。


“大河满。”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抱着自...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十五

“传说天望举目无亲,他在幼年还是迷你龙的时期被一对哈克龙夫妇捡到并抚养起来,但是好景不长,被神改变了家乡地貌的他们在迁移途中遭到了在战乱中杀红了眼的精灵大军,当时那些异常嗜血和残暴的精灵已经不分敌我地厮杀,大地一时间非常混乱。哈克龙夫妇为了保护幼小的迷你龙,将他和一颗属于夫妇自己的蛋隐藏在了一个废墟下的空隙中,随后前去引开附近的敌人。”


“‘我们去去就回。’夫妇是这么说的,然而当日暮西垂,月亮东升,随之往复了几轮之后,因为饥饿在废墟下昏昏沉沉的天望始终没等到夫妇,他自始至终都用身体紧紧包裹住那颗蛋,即便他是冷血的种族,没有能够温暖蛋的体温。”


“后来,他实在...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十四

那是第二次世界性质的战争,它揭开序幕的起因已经被众生遗忘在了历史的滚滚浪尘之下,有学者认为那是一度消失在文明史上的人类的贪欲所引起的,但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文献都没有交代这个似乎是在一夜之间蒸发的种族的资料。所有的文字最后都只记载了混乱的世界上,精灵与精灵,以及,精灵与神为了瓜分世界而展开的战争。传说中这场战争彻底颠覆了世界原本的样子,大陆之神固拉多开拓了全新的土地,海洋之神盖欧卡扩张了更多的海洋,掌控冰雪的神明建造了连年积雪的山脉,操纵火焰的神明鼓动了火山口的岩浆。大陆变迁,海洋奔腾,那持续了数年的战争彻底改变了世界的版图,让这天地变成了全新的模样。


而在这场战争中,有五位...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十三

十三·山脉之冠


阳光穿过洞口落在冰面的表层,晶莹剔透的浅蓝染上一层柔和的橘色,被暖意感染的玉绒最先睁开眼睛,洞穴外的茫茫风雪已经消失不见,取代而至的是银白之上一层微薄的雾气,朦胧地折射出远处天际露出一角的太阳的光辉。


晴天了吗……或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灰鼠用僵硬的四肢努力撑起自己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想要将身上的寒气卸去,不过空气依然冷得彻骨,即使是有着厚重皮毛的他也难以抵抗。不过他还是勉强站起身子,扶着洞口的边沿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出。温柔的光辉沿着远处山的边际攀升,有朦胧的雾气罩在上面,却并不让人觉得寒冷,反而有一种喜悦感跃上...

【PM长篇】时间洪流·卷二·十二

冰封山脉依旧是一副白雪皑皑的景象,师父鼬孚青端着热茶走出屋子,在茶水的热量接触到空气从而蒸腾出的大量白汽消散以后,这只眉目清冷的精灵从这被揭开的面纱中看向远方的景色,黎明中的太阳刚刚露出面容,仅有几缕橘黄色光芒透了出来,让边际勾勒成一条暖色的线条,随即由此渲染开来,浸透了茫茫的白色。


孚青眨了下眼睛,随后缓缓地举起茶杯想要轻抿一口,然而触碰到嘴唇的却是冰凉的冷意,他低下头,杯里的茶水已经凉了,上面还飘着些许冰碴,而茶杯本身也出现了些许裂痕——天太冷了。


作为孚家的长子,在父母故去后的孚青选择代替他们留守这片荒无人烟的是非之地,在无边无际的冰原上与呼啸的风与雪...

【hk短篇】入眠

剧透预警,如果没有打到真结局不推荐观看。

有轻微阴影*容器的倾向。

纯意识流,是第一次尝试写这种文体,可能看起来会比较枯燥,最初的目的是想写写容器和影子,但是一直没定好题材。索性就用意识流把整个流程简写了一遍。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阅读愉快√以及这边欢迎评论点想看的梗和cp之类的,一直很想尝试写hk的东西,但是最近都不太有脑洞。也同样是第一次尝试开启点梗,如果不嫌弃的话还请多指教……

——————

小阴影,你别入睡。


当你睁开双眼,目光从苍白之姿中穿过灰尘扑扑的国王山道,那暗影中蠕动着鬼祟的甲虫,繁多的肢体在地面跺出清脆的回响,又被尖锐的骨钉撕裂身体。你的意志像是那...

大概是给自己生贺的半成品,只是个开头,预计(希望)生日那天能写完,非常随性的写一个剧情,pm相关,想到啥写啥(什么)


写得时候居然很意外的喜欢这个姑娘,虽然我还没给她详细设定【。其实剧情大概已经想好了,坐等我自己填坑。


搞不好今天就写出来(闭嘴)开头存稿就不打tag了

——————

梦里不太安稳,就像是溺水一般,我在闹铃响前的一刻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熟练地把先前订好的时间调后十分钟,裹上被子翻身继续睡。如此往复三四遍,直到托尼闯进屋子里,用庞大的身躯压在了我身上,我在梦里感受到了鬼压床一般诡异的感觉,才一身汗的惊醒,迎面被自家的长毛狗舔了一脸的口水。


“好了,托...

©衔云砚 | Powered by LOFTER